来帝都的这些日子

在京的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冷了,作为一个相对南方人的我,竟然还受得了,不时还会被关怀一下:穿的这么少冷不冷。欣欣然的已近完全适应了这边的天气,就连这相对如此干燥的天气。

每天似乎也就是在几点之间来回跑,固定的节奏中也充满着变化。脑海里也渐渐添加了不少熟悉的场景,声音和味道。每每走进地铁,匆匆的人群中,也闻到了一股气息,那气息之中也包含了自己-忙碌的穿梭。每每跑到西单,也能在各种地点找到和朋友的曾经身影。同样的,学校周边,大运村周边,更不例外,积极的以欣赏发现的态度去尝遍周边的小吃,与朋友分享着。

慢慢的,陌生的不再陌生,曾经没来之前几乎不愿去想在北京怎么过,到京之初,茫茫然不知所措,脑海中的既定生活资料随着全新的位置大部分失效,再到现在,努力的去发现探索,渐渐建立了自己的模式。这才唏嘘到,之前刚到之时,那么留恋武汉,那么留恋光谷步行街,其实在京我完全可以发现更多的“光谷步行街”,并且不会像原先那个一样,将我们无形截留在学校周边。但我仍然铭记着武汉,学校,步行街,因为那边有我们曾今难忘的身影。

仍然记得,如同世界新闻产生传播的最多的是美国,那么在中国,则对应的是北京,曾今听那些新闻似乎从来没有如临其境的感受,而现在,虽然看起来的确身临其境,但是并没有多大的在意,并没有因为什么而过多兴奋,失落,恐慌,似乎生活的调节是如此微妙,一致让每个人具有非凡适应性。

渐渐的,去观察,了解,品味这个城市,可以说是全国名族省份融合最多的城市,在这里,你可以遇到许多天南地北的人们,当然不乏地球上来自许许多多经度、维度的人们。因此已经是完全打开了一个面向世界的窗户。透过这里去了解人们,了解世界。

还记得满载着行李来京时的不安与茫然;还记得第一次到奥体中心,无意抬头看到鸟巢的兴奋;还记得到护国寺吃完小吃后,领着满月的月光,沿着什刹海,西海,长达五个小时的步行重回寝室;还记得在还记得陪着朋友逛着西单,吃着甜筒加水果冰激凌;还记得去朝阳CBD,看着裤衩楼、SOHO、SK、双子塔,摸索着新式电梯的用法,世贸天阶里头,同学发了一条“北邮北邮我爱你!”的顶壁液晶显示短信,而我则莫名的冲动发了一条“因为有梦,因为有爱,因为彼此,所以永远~”的傻痴短信,我更愿意解释的是但愿普天的人们都能为理想而永远奋斗,恰好那天不是周末,没多少人发,那条短信直到我离开的时候仍然亮闪闪在那里。

北京的节奏是如此之快,似乎就连一个甲型流感都可以通过观察人们带口罩的情况当做一个晴雨表,如今因为甲型流感形势严峻化,坐车归来途中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们带上五颜六色的口罩,无形中就能体验到一种气势笼罩,不过这又何妨,因为当抬头环视,餐厅酒店依然人流如织,似乎没有什么比这更加豁达释然了,城市的生命力是不能不会被那些疫情所摧残的,特别在是如今的科技社会里。

思绪依然是许多,但或许整理下才有可能更好的前行,深夜的闲暇,舞动下指尖,品味过去的两个月,留下许分零零碎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