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鸡蛋面

上午起来,等着烧水泡豆浆,拾起久违的魔方摆弄起来,翻腾一阵,当魔方到了完全复原的最后一步,竟然没有勇气去完成那一步,而是顺势变换方式重新打乱,心安理得的放在架子上。终点的喜悦是微不足道的,更欣赏喜欢的是沉浸那一步步的过程,不适于终点的茫然与无措,恬然于过程的踏实与希望。

出门之前,踏上木梯,折好被子,习惯使然,没有外在的强迫约束。似乎那摊开的被子承载了太多太多,而叠起被子正是叠起昨天昨夜的心情,如此,才背起行囊,踏实的开始今天的事情。而那折好的被子还会等待我为我装载今天我所做的一切。

中午,照例来到兰州拉面馆,桌子已经不同于昨天,全整齐的换上了火锅桌,在询问下,店主热情的介绍其他们的招牌火锅菜。端来一大碗我点的西红柿鸡蛋面,家常面,听着来自厨师厨房的声音,判断鸡蛋是先煎好的,随后是直接加热水下面。所以这样鸡蛋吃起来融合了炒鸡蛋和面汤的味道。当然还有里面的各种作料,葱叶,蒜末,小姜片。就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作料,确在一起酝酿出一种合而不杂的味道,让人难以抗拒,特别是在寒冷的天气里。西红柿鸡蛋面,上次有印象的还是在焦作云台山风景区吃的,如此家常,不用过多修饰,确总能让人难以忘怀。

来到公交车站,不再向以前那样焦急等待。因为渐渐的已经习惯了开车的钟点,看看表,看看车站的车辆,再看看等待的人群,便约莫知道,还有多长时间启程。如今每次坐上车不在是一种抱怨,而是一种成功博弈的喜悦感。原来焦急不是因为已知,而是因为未知,更是因为缺乏信心。

一天的开始,不用承载太多过去和将来,就如同看过许多性格诊断一样,深信自己是一个喜欢跟着计划走的人,与其是追寻梦想的结果,不如说是享受在过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