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油泼面的周末

光阴冉冉,很快一周又过去了,忙忙碌碌,平淡中有许分凄然,终日闷在实验室,每晚11点回到宿舍,一天也就剩的不多了,“今天”(打上引号因为其实已近是过去的一天了)难的因为没吃晚饭才早些回,路上还惦记着那山西面馆还是否在营业,却不经意间抬头望了望天,一勾弯月柔柔的挂在天边一角,这才想起来有多久没曾注意到你,曾经何时每月的关注着你的阴晴圆缺,如今看到你,你似乎是那么凄美孤独的守在天边。

幸好那家山西面馆还是开着的,老板娘正洗碗收拾,因为不想再重复吃那刀削面,所以看了下菜单,在众多陌生的面食中隐约发现油泼面看似是那么面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当即点下油泼面,许久,当端上来时,看着金灿的油淋在面上,方才想起这不是晚上看《三枪拍案惊奇》中的招牌菜么,不禁有些惊喜,想起当时看的时候,光凭那面的异常精彩做法,就早已直流口水,现在这么快就可第一次尝试了~

虽说是今天算是北京乃至北方第一次大的沙尘暴,晚上还有比较大的风,鉴于过去的一周如此沉闷,以及那荒废许久的溜冰鞋,更有那同学喊了许久溜冰邀请,已经全然不再顾忌感冒还没好,回到宿舍就喊上同学-原还是本科同学,一起穿上溜冰鞋夹道来到北航,因为同学是新手,所以不能随意刷路,只能路上小心看着。一路上却让我想起本科时常的在晚上刷路逛学校的场景,在那些日子里,闷得时候,高兴的时候,不高兴的时候能出来围绕学校转一圈,听听歌,呼吸下新鲜空气,透透风。虽然对北航已经是十分熟悉了,但是仍然感觉是那么陌生,远没有在本科学校时候么亲切。是因为原来学校有异常僻静的小路,熟悉的教学楼,上坡的绝望下坡的舒爽的绝望坡,还是那个永远不缺活力的爱广呢(爱因斯坦广场),虽不从得知,但是的确是那种感觉已经找不回来了。当然在北航这里也能找些欣慰,体育场南边的時光奶茶店还不错,回来的时候买了两杯原味奶茶品尝品尝。

这周尝试做的事情比较多,终日带病待在实验室,也感悟人生最稀缺的是时间,想做的事太多,时间又是不允许.或者来说停止挥霍,提高效益,做相对更有意义的事情,很多时候还是需要把握分寸,有所自控有所舍弃,从而有的放矢,就像这周看的《刀锋上的舞蹈》中再一次提到了,需要集中关注,专注于核心点:

在你年轻冲动的时候,任何事情看起来都是可能的,即便是同时做所有事情也吓不倒你。但是经验告诉我们,贪多嚼不烂。如果同时面对太多的选择,你要么会原地打转,要么就会陷入瘫痪。

或许我本就不应该被困难压倒,就想导师这周两次循循教导给我提到一点:世上有两种做不到,一种是的确比较困难暂时你做不到,别人也还没能做到;另一种则是你不能做到,别人却能做到

俨然在现实中的重重困难面前,我可能是,首先的,最需要冲破心理上这层阴影,其实也正是如师兄所说那样:你需要改变心态,现在做的不因是为别人所做,为老师所做,甚至是看老师脸色行事,更应该作为自己的一个兴趣,来自内心的动力去做

正向许许多多工作再各自岗位上的人们难免会对自己所做的事有所抱怨,但那些成功的人,优秀的人会看清这一点,欣然去接受,而不是当做一个负担。有时候该“笨”点就改笨点。

恩,忘说了,油泼面真的名不符其实,好吃,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