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淮北

又一次有机会可以出来走走,而这次是安徽,虽然小时候曾去上海路过安徽,但是这次是真正的要停驻安徽几天。清晨抵达酒店,查完邮件,看完文章,突发的冲动,想写点什么。

来时火车上,感受到许些惬意,这次终于没有碰到带着孩子出行的邻居,显得颇为宁静,期间路过曾经去过的天津,再一次看到海河,与之上的绚丽吊桥,在济南停驻少许,特地下车走了两下,也算是到济南一走了,忍住了给在济南的朋友一份“到此一游”的短信,看着一片黝黑的站台之外那明亮的塔楼,似乎想嗅寻着老舍笔下的那份济南的气息与味道。一番整理后随性躺在床上,抱着刚买来的《算法导论》看了起来,对床的一位同龄人也在安详看书,相映之下感觉仿佛置身于图书馆。喜欢旅行,喜欢沉醉在通往目的地旅逼近目标的那种感觉中,在那种伴随着轻微摇曳中,听着轮子,铁轨交接节奏感中,在那怀揣着一丝不安分里却又恬然安逸的时光里,尽情享受着,读书,听音乐。

当凌晨到站时,对床的同龄人还在安睡中,相信是在一个甜美的梦想里,而我们已经结结束旅途,一如既往的车站前是宽阔的广场,不一样的是回望车站上所竖二字却是陌生而充满新鲜感,夹带着一丝兴奋,那种感觉就像是数年来一直是那种千里之外薄着雾纱的朦胧美,而今将置身其中,终于要亲手掀起她的盖头。

下车后在麦记喝了杯奶茶,同行之伴说,他下车就感觉到了那种湿润的空气,不同于北方的干燥,而我却丝毫豪没有察觉,是因为这相对南方的气息就是家的气息么?即使多年在外,纵使早已适应了外面那迥异的气候坏境,归来之后仍然感觉到的是那份温馨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