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童境

渐渐淡出了May,一个May every dreams possible的月份,鲜花也在伏瓣积蓄以酝酿来时之秋了。六月已经是年中,June,July恰在一年的中间,前后挨不着,心若无些期盼,则容易变得彷徨,而这六一儿童节的开端似乎纷纷唤起了大家沉睡的孩童时代,对于那些儿童来说,6月开启了童年一个最欢快的阶段-期待那梦幻的暑期,而以长大的我们显然不能太多祈求什么,更多可能是在自身人生计划下做好了各自安排,但是是否那排了一个小假期呢,不用太长,但确能像《菊次郎的夏天》那样梦幻,令人难忘。以此期盼做为一种积极前行的动力呢。

童趣生活 - 源

回望五月,领悟到看起来遥远的事情,其实做起来就不会那么远了。每天繁杂中都几乎会花将近1+小时的时间阅读Reader上订阅的海量文章,五谷杂粮,久之而陈。在左岸《从拖延者到行动派的10个秘诀》中恍然更加明白终日忙忙碌碌其实需要自我反省,是否在被2/8法则所窒息,是否在懈怠自己,拿无限的理由借口和琐事在填充挤压有限的时间,是否总是在放过自己,将当前事务的时间快不断的后拖。让自己在看似自我掌控中却无法揣息和丧失自由。

在心理学角度上讲,拖延的很大一个来源是“恐惧”。人们因为恐惧失败,害怕自己不能成功,所以会无意识地把失败拖到“明天”。或许明天、下星 期或是下个月,事情就会有转机,或许那时候一切都会不同,自己就会如有神助般地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当然,他们也很想发挥自己的才能,但他们却害怕自己在 真正操作时根本做不到。
此外,拖延的另一个来源是“完美主义”。那些渴望完美的人拒绝失败,甚至拒绝瑕疵。但他们无法把未知的事情做得更 好,所以他们会直到最后一分钟才开始大张旗鼓地工作。“时间不够了”,是他们所能想到最放松自己的借口。它意味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是我能够做到的最好成果了。

也同时有幸通过青遥的文章中看到《优雅地表达你的欲求》一文,文章一开端就提出了生活中急需要把握好的一点:

为什么本来希望事件好好的,说着说着便吵起来,甚至大打出手呢?很多情况是因为人们的表达方式出了偏差,而只有善于表达的人才能化解矛盾,产生良好的沟通。

沟通是一门深奥的哲学,越加注重它,就越能享受其中的乐趣,否则就会因为无法掌控自我,而以一种极端方式来表达,沟通是一种自我诉求。 同时,

每个人的人心恰如一张太极图,有黑有白,而且黑白分量相当。只是,我们意识上常常会判定某一方面的内容为“好”,而判定另一方面的内容为 “坏”,然后意识上执著于“好”,但“坏”并未消失,它只是被压抑到潜意识中而已。

这句话也唤醒了一种沉睡的自我认知,就像从小看电视的时候,会焦急的询问大人们电视中的人物是好人还是坏人,虽然现在不再那样幼稚,能以辩证观点看待事物,能够分析人物内心性格的复杂性。但是却似乎忽视了对自身的评判,或者说一种辩证思维。上周有机会和一位朋友谈天,朋友谈到,觉得有时候真是长大了,因为曾今的,小时候的极端或者是偏执的想法,我一定会什么什么的,我一定不要什么什么的,最后突然有了一种新的看法,或者是几乎相反的看法,发现原来并不是那样,相反的一面也欣然接受了。月亮向着太阳一面与背对太阳一面温差可达300度,但却轮流交替并存丝毫不相互影响。

六月,是童境的一月,不因成长而殇叹此去经年,岁月会磨去外表的菱角,但依然需要珍藏那份淳朴的心,现代人有时生活在过多的无边无际幻想与期望的痛苦中,并且会有所怀记琐事与计较得失,不像小孩哭闹之后边痛快的忘怀,少了许多直率,身藏在各式面具下生活。童时却能在十分有限的环境与权责下充分享受时光,而那成长的压力还应是借口么?

六月童境的寄语:坦然心态,那每天起床的闹钟,不是定在钟上,而是刻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