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秋语

时间胶卷

依然是八月,在返回北京的途中,尚还如沉浸在如痴如幻中,一幕一景,细腻、奇幻,曾过的每一刻光阴,都要用无尽的时间来尽情回味。

fisher

归来的当天中午,和同组的女生一起吃饭,问她一个曾经重复了几次的问题,周末过的怎么样,从她的一丝茫然的眼光,依然在家休息的回答中。

不禁畅怀,时间虽说是线性的同等对待着我们,没有丝毫偏袒,但我们却不是同等线性的对待时间,同样的天空底下,奔波在各自的梦想中。

当我们懂得珍视时,会毫不犹豫的不自主的选择那最清晰的画面,最丰富的色泽,来记录下那度过一切,难忘每一个珍视的笑脸与话语,将成为人生永恒的一笔财富。

而当我们漠然相待时,时间变也变得黯淡,也将被抹成一卷简陋的胶卷,模糊的画面,灰暗的视野,很快随着时间推移而彻底消逝,而那段时间也将无痕的从生命中蒸发。

而我将会为今心一直持留那份最为厚重的胶卷,不落下一片风景,不褪一丝颜色。

生死之歌

依然是八月,当各种灾难事件频发之时,人依然是那么的脆弱,世间依然是那么变幻无测,在奈何一种无力之时,也会默默牵挂各自的远方亲人,也是那时,看到一朋友的签名上贴下这段话:

我们每天都在准备,准备这个,准备那个,却从来没有准备过死亡。

一阵遐想,起笔写了一段回复:

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并准备奔向着死亡,只不过是我们更多的是甚至是惘然关注死亡之前的如何更好的生,以至于有时忽略了死亡可以幽灵一般那么快的闪现到我们面前,甚至容不下最后哪怕一点点仅有的思考。

有时候很难发现熟因熟果,我们是在演奏那生之未央歌,还是死之伤殇曲?亦不得知,唯一知道的是,我们已经怀揣着各自的时间胶带,坐上了那生命列车,却早已刹不住了。

在那悼念缅怀之中,也愿今心能够感受到我的同在与同感,时间教诲我们去珍视亲友,也让我们更加坚强的一路走来。

物尽其用

九月初,一次偶然,在单位看到到一个鱼缸,养着一群小金鱼,很有些可爱,在细致观察各自的性格,神情时,不禁注意到地下鹅卵石地下吸附着一个死鱼,一动不动,黑黑而又干枯的身子,不禁为那些尚还畅欢游曳的金鱼们有些怅然,随即问道负责人:鱼缸里有条死鱼,怎么不清理掉?

经过负责人一阵说明,这才知道,那不是一条死鱼,而是特地放进去一条“清道夫”,清洗鱼缸壁随时可能积累起来的绿苔,养鱼的人只知道那条特殊而有些难看的鱼就是负责清理的,以至于不知道它的真名了。

回来后查了下,这种鱼的学名叫吸盘鱼或称吸石鱼、琵琶鱼,也就是常说的清道夫,这种鱼体格健壮,适应性强,易养,可与大型鱼混养。其经常吸绿苔,是鱼缸中的最好的清道夫。才意识到那条最为安静的鱼原来是如此的可爱。

还记得看过《岁月神偷》那种大大鱼缸中安详游曳的鱼儿,在水中大口大口的呼吸,鱼儿水中游,鸟儿蓝天遨,何时都不是我们的一个梦想。而再一次发现,存在即是合理,世间万物存在必然有它原由,稳态趋向,互补互利的一面。简单点就如同,我们期望看到美丽外形的鱼儿,也需要哪些兢兢业业的看似丑鱼儿作为后盾,有很多时候不能单纯从一个角度看待问题,人性的力量在人性之外,爱情的保证也不在爱情之中,换位思考看起蛮简单,但是能一直警觉的去把握体会到它则是一个睿智的人生学问,因为汝欲得知,必先知之。

心诚化石

九月的教师节,在我的主动推动促使下,用心准备的礼物最终赢得老师内心的感动,以致于凌晨导师群发邮件给每一个人致谢,也很高兴导师感慨我们的礼物会珍藏一生。师兄们都表示一起从没有收到导师这么深情感谢,我想,那是因为他们也未曾真心相对而已。只是很有些遗憾差点都忘记了给父母表示祝贺,那也是父母共同的节日啊。

秋语传奇

九月北京已经是步入秋的绸缎里,秋风丝语般的佛沙着一切,一丝静谧,一丝幻影,弥漫一阵阵怒放之歌,娇艳不失稳重。

九月秋语的寄语:幸福就像身后影子,大踏步向前走,便会一直伴你而行,dream is not a suspicion,but a profound discover。